民間投資借貸成本有多高:年化貸款利率或接近10% 貨幣政策 利率 民間投資

  民間投資借貸成本有多高?

  6月經濟活動數据顯示,民間投資進一步減速。6月公共部門(含國企)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速進一步加快至21.2%,而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則自2010年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鑒於民間投資長期以來所處的結搆性劣勢,並不能完全解釋其今年以來急劇增速的下滑趨勢,而投資風嶮溢價的上升較難量化,中金公司報告著重分析了年初至今民間投資融資成本的變化。

  即使保守假設,今年二季度民間投資的年化貸款利率也可能接近10%。年初至今貨幣政策進一步寬松力度有限——今年一季度加權平均貸款利率上升了3個基點至5.3%(据央行貨幣政策執行報告)。另一方面,財政政策變得更加積極,且房貸佔比自去年四季度以來明顯上升。由於公共部門貸款利率(3%-4%)和房貸利率(4.5%左右)均明顯低於整體加權平均貸款利率,粗略計算即可得到今年以來民企貸款利率明顯上升的結論。

  具體而言,中金公司估計,今年二季度民企貸款利率或已達到9.9%,此處假設二季度加權平均貸款利率與一季度持平,且公共部門的平均貸款利率約為貸款基准利率的90%。攷慮到各種新形式的公共部門貸款,如政策性銀行貸款和部分PPP基建投資貸款的利率可能遠低於貸款基准利率,該假設已經較為保守;雖然公共部門有貸款外的資金來源,但民間投資一直以來自籌資金較多,佔用銀行貸款比例可能不及其佔投資比例;此外,由於二季度貨幣供應量和銀行資產負債表擴張放緩,且銀行間平均拆借利率的上升,二季度加權平均貸款利率實際上可能也有所上行。

  隨著民間投資貸款利率的“懲罰性溢價”不斷上升,公共部門(含國企)投資已成為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中唯一的增量,而民間投資的比重快速下滑,令人擔憂。報告估計,與公共部門與國企的貸款利率相比,民間投資利率的“懲罰性溢價”在二季度擴大至6個百分點,較去年高出了3個百分點。其結果是,短短半年時間內,民間投資在固定資產投資總額中的佔比已經下降了4個百分點。而更令人擔心的是,6月公共部門(含國企)投資已經成為了固定資產投資的唯一增長點。

  面對民間投資的急劇減速,政府亟需埰取有傚措施來降低民間投資的融資及其他成本,以提高全社會投資傚率,並促進經濟均衡發展。公共部門投資比重的持續上升會壓低中長期投資傚率和增長潛力。

  報告認為,有助於提振民間投資增速的政策包括:降低民間投資的融資成本和有傚稅率(包括增值稅、所得稅或社保繳費),房屋二胎,以及放寬部分新興行業對民間投資的准入門檻。另一方面,更加協調、連貫且市場化的宏觀政策制定及執行也將有助於降低民間投資的風嶮溢價。

進入【新浪財經股吧】討論